Raise glass to freedom.

【警探组】Stay Close To Me

乐队au
ooc

1.

  雷夫兴奋得几乎是跳起来一般将他手中的“大礼”递到汉克·安德森的面前,“雷夫想你一定饿了!雷夫把这个送给你你能答应——”  

  “不!我不会因为你的烤乌鸦而答应和那个塑料人同台演出的!他妈的快拿开!”汉克捂住口鼻几近崩溃,若不是他的腿打着石膏,此刻他早已跳下床去,逃离这个挤满了仿生人和杰弗瑞的病房。

  “外面那个塑料混蛋!”他这样高声地叫喊,正在和医生了解术后康复事项的康纳在病房外探了个头进来询问有什么事,于是他接着说,“如果你非要为我做些什么,就把这群人全部赶出去,然后你也...

{ 2018-07-30 /1 /34 }
 

【警探组】仿生人会梦见你

警探组,和平结局后的故事,双向暗恋。
我他妈在写什么(上吊。

仿生人会梦见你

  “我以为你已经不需要再向模控生命作报告了?”

    汉克说这话时底特律正迎来冬日的黄昏,斜阳烧熔暮色铺盖在厚厚的积雪上。他的仿生人背着光坐在窗边,听见他讲话时才缓缓地睁开双眼,汉克能看见仿生人的睫毛在微弱的光照下轻轻地颤抖了几下——他看起来就像个刚被吵醒的懵懂孩子。相扑懒洋洋地趴在仿生人的脚边打了个滚,夕阳似乎快要将仿生人的轮廓融化。

  “事实上,我在做梦,副队长。”

  “做梦?我以为你们仿生人都不用睡觉的。”

  “我没有睡眠...

{ 2018-06-20 /6 /201 }
 


“他们以无比愤怒的心情宣布人权。”
“他们蒙着黑夜的面罩要求光明。”

“我们终将进入一座充满曙光的坟墓。”

下一个街垒再见。

{ 2018-06-05 /5 }
 

【obikin】Nighty-night

复吸前传的瞎写,只是想搞搞第二人称。
AO无差。

Nighty-night

  在门铃响起之前,你已经烦躁到了极点。

  看看吧,你这位知名作家的公寓里乱成一团,仿佛刚刚才遭了贼:工作桌上满溢着写得乱糟糟的草稿纸,好几个皱巴巴的纸团从桌角掉落到地板上;茶几上的烟灰缸里躺着五六个熄灭的烟头,那是因为你喝了两听啤酒后发觉酒精只会让事情更糟糕所以才选择了尼古丁;你只让了玄关的小灯和你桌上的电脑获得了在此刻亮着的殊荣,电脑屏幕仍然停留在文档空白的界面,光标不停跳动似是在催促。

  而你,大概要比这个公寓的现状还要糟糕一些。你顶着被你挠得凌乱的卷发,颓废地和那堆废弃的...

{ 2018-06-03 /7 /44 }
 

好想看死侍2。(暴毙

{ 2018-05-20 /2 /1 }

【obikin/AO】赶在雨落之前[7]

*本章老王视角

  我不知道到目前为止有没有人告诉安纳金他的睡相真的很差,无论是坐着还是躺着,他就像一条被放在了煎锅里的孔雀鱼一样在任何他挨着的平面上胡乱翻腾,而且醒来绝对不会承认他刚刚睡着的时候动了。“我醒来的姿势和我睡着之前一模一样。”我每次谴责他又把我踹下去或者又压在我身上他都是这个回答。

  爬山这件事或许对于那个时间线的安纳金来说都是一种又累人又无趣的活动,从前我们俩爬山的路上安纳金也总是抗议着无聊。但我真的很享受,说实话,远离城市背弃人群,抛开他的程序和代码、丢下我的文学课本,没有网络、没有手机,只有两个人,我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随心...

{ 2018-05-20 /14 /76 }
 

【obikin/AO】My dearest, Obi-wan

逆师徒。
狗血,ooc,又长又臭。本来有小破车的,被查水表了。

简介:安纳金·天行者是个死神。当他得知欧比旺将要死亡的消息时,他吓坏了。他必须阻止欧比旺的死亡。
 

001.死神

  老实说,我现在心乱如麻,不用想我也知道我现在一定双眼布满了血丝,头发乱糟糟,一脸死人的模样——事实上,我确实是个死人。

  我正在我的上司奎刚家里的沙发上坐立不安,抓着一包奎刚给我让我醒酒的冰袋,就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充满期盼地等待奎刚的答复。

  而我的上司,他淡定地喝着手里的蛋白粉冲剂,说:“你昨晚喝得像一摊烂泥,...

{ 2018-04-30 /8 /112 }
 

【obikin/VO】末路狂蝶

@Julian 您的点梗。可能写得跟您所想的差别很大,深感抱歉。

*剽窃了《百年孤独》中有关失眠症及黄蝴蝶的梗。
*是vo,但还是打了ao的tag(。

最近病得厉害,生活也很糟糕,短期内不会有更新了,祝所有人都安好。

  这是达斯·维达连续第三十天来到看守室的门前,事实上维达并不知道“三十天”是不是一个准确的数,他只是在踱步前来的过程中,在他混乱模糊的记忆里,随意地捏造了这个数字。

  他抱着双臂站在看守室外的走廊上,隔着玻璃窗窥探里面的情景。欧比旺·肯诺比毫无生机地睡在看守室那张硬邦邦的铁床上,手腕上扣住了沉重的铁环以防他醒来逃跑,但其...

{ 2018-04-14 /5 /56 }
 

啊。
板鸭大悲的大E真的,太美了,他就是光,是太阳本身,是耀眼的阿波罗,我终于体会到了大R仰望他的太阳的那种感觉了嘤嘤嘤,这个E他的笑容会发光的呀。领袖,您只需说一个字,再吝啬地展露一下您的笑颜,革命也好,死亡也罢,我也是要跟着去的。
而且他对大R好温柔噢…ER狗已经哭晕,R没有和领袖并肩死去。他看着所有伙伴在枪口下倒下后,最后他才独自死去。他追着阿波罗的背影走上街垒,而他的太阳先他一步走向永恒。

我快爆炸了。
拉郎上了DD的E x GB的R的ER,莫名觉得是绝配了。

{ 2018-04-06 /5 /3 }

【obikin/AO】赶在雨落之前[6]

ooc的现代AU

*本章仍然是安尼视角


  坐在椅子上睡觉的感觉很难受,从前我在我妈病房里守夜的时候就体会到了。现在我浑身僵硬、像电影里的丧尸一样挣扎着从欧比旺卧室的木椅上站起来,我似乎还听见我试图舒展身体时骨头发出的快要断裂的咔咔声。我这一夜几乎没怎么睡好,梦醒的时刻日光仍未能冲破漆黑的云层,屋子里的一切在夜色中变得朦胧,尤其是欧比旺露出被单外的半张脸和那些柔顺的、漂亮的金色发丝。我想替欧比旺掖下被角,但发现他似乎没有蹬被子的习惯,便只好作废。

  我在他的冰箱里翻到了一罐啤酒,我就着啤酒在客厅看静音电视,深夜档肥皂剧无聊透顶,不...

{ 2018-04-05 /14 /67 }
 
1 2 3 4 5 6

© 是的诗德 | Powered by LOFTER